古良

最肯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一天到晚逼逼叨叨事这么多

蒸煮是有多糊来倒贴你e爹?

倒贴一次蒸煮资源丢一次


以后不要去恶臭的地方啦

不要毁掉自己的心情


ugg生日快乐呀


如何利用AO3与WriteWords结合背单词

宛若琉璃:

——充分利用在线词频统计网站带你走向人生巅峰


(本文作者已经彻底放弃治疗)


众所周知,著名英语学习网站AO3能够有效扩大读者的阅读量与词汇量,对CP的爱作为动力有时甚至可以达成一天超过6小时、8小时乃至12小时的沉浸式阅读成就,长期坚持会发现个人的阅读速度、英语语感等均有显著提升。


但毕竟不是所有时候都能进行这种长时间在糖堆上打滚的行为耗时颇长且效果短期内不太明显的英语阅读练习。从手机或平板屏幕前抬起头来,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一部分人就会发现三次元正在通过各种死线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至于接下来是通宵还是通宵还是通宵……反正选一个就好。


那么如何在畅游在AO3的宝藏之海课外自主英语拓展阅读与现实生活中语言水平快速提高的需求中找到平衡呢?今天,我们要推荐一个免费在线词频统计网站WriteWords,该网站可以辅助你快速(?)统计全文生词,评估词汇水平,增强阅读记忆效果。如此一来,背单词与大口吃粮拓展阅读同时进行,岂不美哉?


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具体应用:


以Stealth_Thyme的Superbat Big Bang 2017活动文 Saudade为例,这是一篇词数约20000+的作品,文字温柔优美,情节舒缓迷人……好的让我们将话题拉回来,现在,将其两万字的全文复制至WriteWords上Paste Your Text的文本框内,然后点击Submit提交。如图:



结果出现一张长长的列表如下:



表格按词汇频率出现高低排列,让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全文共出现1053个the,545个a,至于几百个he,his,to,of等等等等不再赘述,Bruce出现315次,Clark出现214次——作为一篇Bruce主视角的文是理所应当的——但这就又扯远了。 


乍一看这样的统计简直毫无X用,然而如果我们将这张表格复制进一个新建的Excel文档后,情况又有所不同。




我们可以看出按照WriteWords统计结果,这篇全文20147词的文章共由4189个不同词汇组成,其中还包括比如accepted与acceptance这种同一词汇的多种形式,再除去人名地名,理论上说,读者达到4500词汇量(大学四级所要求的也就是如此)就能无障碍阅读全文——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像作者本人这样的大多数非英语母语使用者无法保证自己的词汇量能够精准覆盖原文作者所使用的所有词汇。于是下一步我们便可以进行手工筛选,在excel表格中标出自己不认识,或感到较为陌生、不看上下文猜测意思比较困难的词汇。


在这个步骤中,经快速浏览发现,词频在3(包括)3之上的文中高频词汇大都是非常简单的词汇,基本上一眼扫过就可确定能直接删除——这样就删去了4000词中的将近970词,余下部分差不多平均每15个词左右会出现一个生词。经过花去了半个小时上下的标红,反选删除后——一张全新的,剩270词左右的表格就此出现,随便从中截一下图:



好了,除了暴露作者本人可悲的词汇量之外如果还有人没关掉页面,耐心看到甚至同样进行到这一步后,下一个步骤就是查询字典,将这些词的中文释义(和感觉值得随手记一下的相关词组)以各种喜欢的格式输入旁边的列表中:



就这样,在两个小时之后,彻底弃疗的本文作者成功为Saudade这篇文建立起一个个性化的生词库,而以此类推,就算每三天看一篇文总结背诵200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能背诵两万单词,坚持5年我们就拥有了超过10万的词汇量,勇攀英语学习巅峰…… 


当然了,以此类推之后都是玩笑话,现实中我们大概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能够每三天对一篇20000字的同人进行一次语料归纳筛选——但是,在对多篇文进行相同流程的处理之后,我们便能够亲自总结而不是依靠字典或单词书统计出自己常见而并不熟悉的高频词汇,而且通过简单操作表格,我们便能储存下生词,逐渐建立起个人独一无二的单词数据库。相对X山词霸等软件的随手划词后转瞬就忘,亲手输入释义则进一步增强了记忆效果。此外,在建立词库并复习/预习(取决于是否先通读过全文)一篇文章的所有生词后,阅读流畅程度必然会显著提升,所带来的不必隔两分钟打断阅读体验,毫无障碍一气呵成的阅读感觉也会让人沉浸在CP世界中流畅的文字快感中。


或许,这种做法不失为一种将枯燥的单词记忆与个人大口吃糖兴趣爱好相结合的的可行办法。最后,无论在AO3上大家是在放松玩耍还是抱有希望同时提高外文水平的目的或是像作者本人一样该吃药丸,祝大家都在萌CP休憩之余能够有所收获吧。

对不起哥我先滑跪😭

你们不要这样泥啊啊啊啊啊

泥塑真的很快乐
但是磕完真的感觉对不起我哥
dbq😭

穆穆不惊左右:

看到网易云音乐的年度报告,伪造了一份lofter的。


——————————————————————


这一年,你一共在lofter上看了54321篇文章


 


你热衷看各种车


喜欢在深夜裹着被子刷tag


 


你热爱分享


你的微博、朋友圈、群文件、聊天记录里藏着你分享给朋友的许多txt


 


2017,你评论用过最多的字是:


——哈哈哈哈哈哈这车开得真棒!


——太太的脑洞好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趁着评论没人我先哈为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某月某日 大概是很特别的一天


这一天里


你把某写手更新的车


反复撸了 100 


太好吃了,你觉得明年还能再撸一百遍


 


在你的所有墙头中


有一对冷到北极的 A cp


今年 你依然一口粮也没有吃到


 


某月某日 这一天你睡得很晚


3时30 还在评论区催更一篇万年大坑


那一刻你在苦苦呼唤一位爬墙一年的太太


 


这一年,你有 111 天


深夜12点后


仍躲在被子里看文


 


这一年,有 333 天你都点击了 B cp 的tag


在所有爬过的墙头中


你对 B cp 最专一


 


还记得 C cp 吗?


你曾经很喜欢


但最近似乎把他们遗忘了


 


D文 是你的年度热文


共向朋友安利 66 次


还是没有安利出去


 


E文 是你今年跳过最久远的坑


上次更新于2011


 


2017年 这些是你最爱的太太


挖坑不填001号


墙头遍地002号


神仙画画003号


产出神速004号


夜夜飙车005号




……




2017年,lofter收获了 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反正挺多的 用户


今后的时光 手机里你爱的 ABCDE cp 陪你一同走过







【大唐荣耀】痴情债(李俶X崔彩屏)

水央央:

有了脑洞不写出来,就浑身难受。


李俶X崔彩屏,但其实也可以算作无CP。


剧情有调整,时间线有调整。


搭配kaiser的《越人歌》食用更佳。


——————————————————————


我脾气不大好,这我知道,大约是生于盛夏的缘故,火气总是很旺。


我母亲分娩之后从痛中醒来,刚好看到两只彩蝶停在绣屏之上,便给我起了崔彩屏这个名字。因为我脾气急躁,所以府里面丫鬟伺候及其小心,背地里叫我泼妇,还与时不时拿我与沈氏比较,真当我不知道?我只是懒得跟他们计较罢了。


近日身体不好,可能是胎儿小产的缘故,我夜夜做噩梦,今时今日还梦到魂魄飘到了地府之中。


七八个小鬼跟着阎王在我面前晃荡,一说错了,二说坏了。若不是我没有肉身,十分虚弱,定是要站起来扇那小鬼一耳光的。


那阎王在们跟前打量半天,念叨着:“你阳寿未尽...”


我便更生气了,我阳寿未尽为何还要拉我入地狱。


阎王伸手捋捋胡子,叫小鬼搬来一面镜子,命曰“风月鉴”,非得让我看看前世姻缘。


地府阴暗,风月镜中光影交错,云飞雾绕,人影奔驰,不过一炷香功夫就演完了一世人生,我看完之后想要砸了那宝镜,骂道:“合着我与殿下前世都是狐妖?”


阎王叫小鬼把我拦下来,说:“你两偷盗仙家法器,被道宗正法,本因各自轮回,可你两情谊向缠,纠葛不分,便有了这一世的缘分。”


阎王宝贝似得将风月鉴收好,正色道:“你夫君这一世命数极好,是天子之命。”


日游神递过来一张纸,我借着烛火只见上面金字璀璨:“国泰平安,河清海晏,一世一双,相亲相望。”


阎王问我:“是否还舍不得尘世?”


我约莫是点了点头,阎王说:“你只要答应做一件事,便可过完剩下的阳寿,待在你夫君身边,说不定还能结第三世的缘分。”


我更加迷惑了,问:“什么事?”


“帮你夫君登上帝位,完成他的心愿,顺了他的命格就好了。”


之后,日游带我走过奈何桥,要重返人间,孟婆早就准备好了还魂汤。下来甚久一口水都没喝,地府好不会待客之道,我便多喝了两碗,正欲取第三碗时,被日游神发现了,大叫着夺下我手中的陶碗,再三哀呼道:“怎么喝了这么多,怎么喝了怎么多!”


我心想,地府不光不讲究待客之道,也十分小气,不过是几碗汤水而已。


事后如何,我也记不清了,只晓得日游神念了个诀就把我推回肉身之中,依稀还念着:“都是命数,都是命数”之类的,我不信鬼神,也没放在心上。


我从梦中醒来,回想起地府奇遇只当是黄粱一梦,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精神不济,时常说话颠三倒四,养了足足一个月逐渐好转。


 


此时安禄山起兵造反,我夫君李俶在潼关外惨遭伏击的消息传入长安,沈氏一时着急,深更半夜竟然有早产的迹象,我彼时正在熟睡,听到这个消息吓得不轻,匆匆从宫里面请来太医和稳婆,势必要保住夫君的骨肉。


忙过之后丫鬟玉书私底下问我,为何不借此机会出掉沈珍珠这个心腹大患。我大为不解,反问:“我与沈氏之前是否有些过节?”


玉书哑口无言,砸吧了一下嘴,讲不出话来,打哪儿之后阖府上下又传言我是傻了,我便把玉书叫来狠狠训了一顿,拾掇之后她老实多了。


此时唐室风雨飘摇,李俶的死讯还未证实,皇帝又决定南下入蜀避战。值此多事之秋,城中显贵人人自危,准备逃离长安。那沈氏本就多愁善感,生了孩儿之后越发如此,日日以泪洗面思念夫君,只得我担起了广平王府的担子。


从长安入蜀道阻且长,皇帝龙驾尚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多有宫人嫔妃病死流散之事发生。可广平王府一百多号人,再加上生产之后的沈珍珠在去蜀地的途中无一人走散。


一日,我与沈氏一桌吃饭,她无意中讲起自己和李俶的少年相逢,情到痛处,又不自觉掉下泪来。


我作为孙媳,白日间照拂各宫妃子公主郡主,晚间要还要听这厮哭泣,实在没了耐心,开口骂道:“你整日间的哭个什么劲儿,这不还没确认李俶到底死没死吗?”


此话一出,不光是沈氏,账中所有人都是一个机灵,愣在原地。那厮噙着泪问我:“娘娘就不担心夫君吗?”


所幸我夫君并没有死,他带着一小队人马从潼关杀出一条血路,与南下大军汇合,拜见了皇帝和父王之后,头一件事就是去看沈氏,长谈入夜才转到我的账中,略安抚了几句,说我辛苦了,我见他说句谢谢就如同要了他的命一般,也不愿在与他多讲话,两人愣是无言相对坐了半个时辰。


皇室行军至马嵬坡,一日入夜禁军陈玄礼突然发动哗变,要求皇帝惩治奸臣杨国忠,并道杨贵妃是红颜祸水,要一同处决。几千禁军将皇帝行寰团团围住,要求斩佞臣平军忿。而我乃杨氏姻亲,自然也被陈玄礼的人困在行账之中,不得自由,坏就坏在夫君这时已经带兵北上攻打安禄山,我一届女子顿时没了依靠。


门外求杀二杨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平时再气势汹汹这会儿也失了神智,忽然账帘被人掀开,我手握匕首就要自保,却没成想来的人是沈氏。


她面上仍挂着泪,我叫他别哭了,要死的是我也不是她。哪知她拂了泪水,说:“我去求陛下了,可他不见我。”


正在这时号角死起,宛如哀乐,玉书从外面跌跌撞撞爬进了,哭嚎道:“贵妃,殁了...”


我手中的匕首哐当落地,想当初我依仗姨母贵妃的宠爱,在长安城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虽不是皇家女儿,也跟公主郡主无异。可如今,真真是大势已去了。


我与沈氏双手相握坐在账中,等着禁军发落,等了半宿,一位提刀将军猛然闯进账中,我认出那人是陛下身旁的郭子仪将军,我虽心惊胆战,可面上还是要保持名门风范,淡淡问道:“不知陛下要如何处置我。”


郭子仪却拱了拱手,道:“日前受广平王所托照拂王府上下,如今奸臣已除,陛下念在王妃一路上表现尚佳,网开一面。降王妃为孺人,日后要尽心竭力,安分守己。”说罢,又转向沈氏:“沈孺人,在下明日就要北上支援广平王,你可有话带给殿下。”


那厮又哽咽了,摇了摇头,只说了两个字“珍重”。


沈氏将郭子仪送走,回过头来又安抚我,说留得性命便是好的,莫要太过悲痛。可说也奇怪,我独自躺在床榻之上想着亲眷被杀,满门被屠,只觉得陛下无情,令人唏嘘,并不感到十分伤心。


 


 


没过几日,天降大雨,皇室车队在走山路之时遇到了塌方,慌乱之中数人流散不知去向,其中便有沈氏。


幸得她孩儿李适在我的车马之中,才能得以无恙。当时太子太子妃都在灵武,我又是戴罪之人,想请陛下找寻一下沈氏,可没人能听我一言。适儿夜夜哭闹思念母亲,我也无法。自己提着灯笼,找了两个侍卫一路寻回去,想看看有没有沈氏的消息,一连数天没有结果。我自己也被流石砸中,额头开了好大个口子,车队修整完毕,要继续出发,我伤口感染无法起身,病重之际被人推着上了入蜀的马车。


数月之后,时局纷繁变幻,夫君已经夺回长安,亲自到了蜀地接陛下其他皇室亲眷回家。可到了蜀地之后,才得知沈氏失踪了。


他将自己锁在房中,几日几夜不迈出一步,我要照顾小的,又要照顾老的,力不从心。起先还劝一两句,都后来实在不乐意劝了,就由他去。只是百废待兴,正是夫君一展身手的好时机,我思虑过后,把三四岁的适儿推到门前,对他耳语几句,便躲在左手边廊下。


只见适儿跪在门口,奶声奶气地说:“父王,父王不要伤心,莫要伤了身子,母亲若是知道,也是要流泪的...孩儿好久没有见过父王了,孩儿如今没了母亲,只剩下父王了,如果父王再不理孩儿,那孩儿真是....”


他瞅了我一眼,我急忙摆摆手,对他做了个口型,他点点头转身有样学样:“那孩儿真是孤儿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门吱呀打开,我那夫君已经瘦的两颊微陷,双眼青黑,蹲下一把将适儿揽入怀中,千情万绪还未开口,一口乌血吐了出来,倒在一边不省人事。


我对天发誓,只是想让夫君早日振作起来,毕竟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没想到他竟然口吐鲜血,病卧榻上。


就在此时,风生衣从南边带来消息,原来沈珍珠并没有死,而是在流亡的途中被左威卫录事参军独孤颖所救,现在正在回长安的路上。


我夫君已三十有二,听到这个消息从病榻上翻起来,高兴得脸都咧开了花,活像个孩子,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说:“屏儿,她没死,她没死...”


我端着药碗,板着脸说:“殿下要不先把药喝了。”


“喝,喝!”他坐回榻上,乖乖仰头等我喂他喝药,喝完了还要喝一碗,说能好的快些,我满脸黑线把药夺回来,告诫他一口吃不成大胖子。


世事难料,平生波澜。孤独颖将沈氏带会长安,可陛下却不让沈氏回宫,一是因为皇室南迁,流散之人太多,陛下已经颁布诏令,闲散之人不得回宫,二是沈氏未出阁之时,曾与燕贼安庆绪有过婚约,此事有损皇家颜面。


不光如此,独孤颖还拘着沈氏,推推拖拖不让夫君与其相见,原因是那独孤家的女儿独孤靖瑶看上了我夫君,想嫁进宫中。


不日前,我夫君被立为太子,独孤颖平定叛乱有功,自然想更上一层楼。再加之那独孤靖瑶好武功,颇有谋略,在战场上也见过我夫君,已经立下誓言,非太子不嫁。


我夫君被左右夹击,又有前朝的事情牵绊,实在无暇顾忌沈氏,便托我去独孤家探探虚实。我虽被废了正妃之位,但如今东宫除了我没有其他的女人,独孤家也不敢怠慢,答应带我去见沈氏。


 


 


那是一处别院,原先是杨氏产业,现下辟出来给独孤家做京中住所,这地方我也熟悉,不等下人带领,我径直到了沈氏的居所。却没想到听到好笑的一幕。


房门有一女子其音清朗,掷地有声,说什么独孤家从云南发兵,勤王有功,殿下是天子骄子,前途不可限量,不得被小女儿情愫绊住手脚,成为他的软肋,而她自己才是最适合帮殿下成就大业的女人。


听到这话我不禁笑出声来,那人听到声音,猛地推门,我便已在门边,瞅见那沈氏像是久病成疾,歪在榻上,面色惨白。


她平日读书甚多,引经据典,口齿伶俐,可偏偏遇到夫君的事总会失了主张,只会掉泪,讲不出半个字。


与她对话那人便是独孤靖瑶了,她一身红装,利落短打,青丝高束,眉眼间尽是舒朗,看着像是明白人,怎么会说出如此糊涂话。


独孤靖瑶上下打量我,恐怕已经知道来意,没什么好脸色,问道:“崔孺人笑什么?”


我道:“我笑小将军好荒唐,什么叫你才是最适合殿下之人?我打理东宫,沈氏为殿下绵延子嗣,合着这些在小将军看来都是无用的?”


独孤靖瑶抿着嘴,刚要反驳,我又说:“再者,什么叫软肋,有情便是软肋?殿下辅佐陛下平战乱振经济,仁者爱人,天下苍生都是殿下的软肋吗?无情无爱之人如何做一个明君呢?”


“你.....”又没等她讲完,我喝了一口茶,截住她话头:“你说小儿女情愫误事又是可笑了。且不说前朝,我朝太宗与长孙皇后也是少年夫妻,恩爱两不疑,怎么没见太宗被绊住手脚啊?”


独孤靖瑶上场杀敌尚可,和人吵架她还是差些,瞪了我一眼拂袖而去。我回头望沈氏,那厮又哭成了泪人,啜泣着问冬郎如何,适儿如何?我捡了好话一一说给她听,直到日落才回到东宫。


回去之后方知,夫君执意要迎沈氏回府,陛下又逼他迎娶独孤靖瑶,他宁折不弯,被罚跪在长生殿外。我不能随意进皇宫,思来想去觉得此事要从长计议,便安安心心去睡觉了,梦中又看到了日游神,他提醒我说你夫君如今困苦,你得想想办法,不然如何成就他的大业,白烟散过,我又看到一名少年站在曲池边,一声窄袖绣文蓝袍,玉冠束发,身影绰绰,却就是不转过身来。


我好奇伸手一抓,却从梦中惊醒,朦胧间真的抓住了一人的双手,我揉揉眼睛,“殿下?”


“屏儿,”夫君坐在我跟前,问道:“今日见到珍珠了?”


我还未回答,倒是他的狼狈样吓到了,他半身湿透,膝盖处已有血迹,再望窗外繁星渐疏,已然要天亮了。


“殿下跪了一夜?”


夫君摆摆手,我这人近些日子也是病的反反复复,以前的事情忘得七七八八,但犹记得夫君也曾鲜衣怒马少年郎,谁能想到他会为一名女子这般落魄。


我也于心不忍,顿了顿道:“办法都是有的,只是大家都要各让一步。”


“此话怎讲?”


我舔了舔嘴巴,低声道:“夫君大可迎娶独孤,但前提是效仿娥皇女英,迎娶独孤家两位小姐。”


夫君皱眉,道:“独孤颖只有一位女儿,哪有两位小姐。”


我料到夫君想不到这些法子,便解释给他听说:“独孤颖曾称待沈氏为贵宾,又称靖瑶与跟沈氏情如姐妹,那不就遂了他们的意,让沈氏以独孤家小姐的身份重回东宫。至于陛下那边,原来也是很喜欢沈氏的,如今又疼爱适儿。他只不过觉得沈氏与安贼那段情有损皇家颜面,可如此一来既能解决问题,又能堵住悠悠之口,他会答应的。”


 


翻过年的春天,史思明与张皇后作乱,夫君带兵彻底平定纷乱,陛下经过诸事打击,一病不起,终于答应让沈氏和独孤靖瑶双双入府,以充实东宫。大礼过后没几个月,陛下便撒手人寰,留给夫君万里江山,教他定要做个好皇帝,重整唐室雄风。冬天,夫君登基,沈氏作为独孤家长姐被封为贵妃,我亦被封为贵妃。


夫君谨记先皇遗命,修生养息,励精图治,百姓终于又安定了下来,国库日渐丰满。一日,我在御花园散步,听到假山之后有欢闹之声。我站在假山之后看到夫君和沈氏,还有适儿在玩蹴鞠。适儿已有十岁左右,正是顽皮的时候,他一脚将蹴鞠踢到曲池中,更了不得的事,还不顾众人阻拦跳下池中去捡蹴鞠。


恍惚间,适儿的背影和夫君的相互重合,让我想到我曾经也喜欢提蹴鞠,小小的圆球能玩一天,十来岁时已是个中高手。有一次也是不小心将蹴鞠踢到了曲池之中,也是有个少年郎不顾寒冷帮我把球拾了起来,还拍拍我的头说,莫要顽皮,当心生病。 那样温柔,似乎还带着清香


只是,我再也记不起那少年郎的模样了。


玉书问我就不生气吗?


我反问:为何要生气。


玉书说:陛下心心念念的都是沈氏。


我道:“他们是少年时期的缘分,自然不同于别人。”


玉书更加不平了,高声道:“娘娘当年可是跟她一起入府的,也是少年夫妻啊。原来安贼作乱,不是有娘娘护着她,她早就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娘娘为陛下做了这么多,如今连个子嗣都没有。”


这玉书叽叽喳喳十分烦人,更何况她说这话,我不罚她自会有人罚她,我只好赏了她一顿板子,让她面壁思过去了。


可她这番理论还是传到沈氏那儿,她倒是没有向陛下发难,反而那几日陛下夜夜睡在我宫中,搞得我莫名其妙。


那夜我与他缠绵之后实在困倦,抱着被子翻身想睡觉,哪知被他拉住手臂,问:“屏儿,你可还倾慕于孤?”


黑暗中他目光炯炯,如火如烛,仿佛回到了那十来岁的少年时代,我被他问的一时语塞,只好反问,“陛下可曾还喜欢屏儿?”


我发觉反问是个很有效的招数,我每每反问玉书的时候,她总是无言以对,这会儿陛下也无言以对,放开我的手臂,我自顾自睡去,迷糊间听到他说:


“.....小时候,孤真觉得,你是所有孩子中,最开朗最没心眼儿的那一个......”


 


中元节我给父母上坟,说是上坟,我父母其实被按上奸臣误国的罪名,并无坟墓,我只是在长安城外找了一处儿时经常带我来玩耍的地方,烧了秸秆和纸钱,凭晚风借力,送思念上青云。


回来之时,天色已晚,传言中元节鬼门大开,街上没几个人了,我与玉书走在路上突然从巷口撞出来一名醉汉,浑身酒气,直直闯到我面前,玉书喝道小老儿,赶紧走开,不知道我家夫人何等身份吗?


那醉汉支起身子,竟是一身道宗装扮,我也不知招了什么道,问:“老者可是术士?”


那小老儿笑笑,晃晃手中的酒瓶,道:“我为夫人算一卦,夫人给我些酒钱如何?”


我点点头,问:“测字还是看手?”


那小老儿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说:“我既不测字也不看手。只看一眼夫人的面相,便知道夫人有一幢情史,埋于心底。”


玉书又斥责道:“夫人与我家老爷恩恩爱爱,哪有什么情史,小老儿莫要胡说。”


那老头又摇摇手指,道:“夫人可读过书。”


我颔首道:“认得几个字。”


“可知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笑了,“出自越人歌,这我知道。”


那老人仰头喝尽葫芦中的酒,道:“夫人知道比心悦君兮君不知更加遗憾的是什么吗?”


他这一反问,我也愣住了,他晃着脑袋,神神秘秘地说:“是心悦君兮自不知。”


 


玉书拉我回到宫中,华灯初上,我想起在外面买了泥人、风筝要给适儿,便要去沈氏的住处。她身子不好,喜欢清静,宫殿里并没有什么太监宫娥,我表明不用通报,安安静静地走了进去,到了主殿还未进门,听到里面两人耳鬓厮磨,互诉衷肠。


“珍珠,你我经历过这么多,总算是一世一双人,相亲相望了。”


我突然觉得胸口中一阵气闷,难受到极点,竟然笑了出来。玉书极为骇然尖叫出声,夫君推开门呆住了,我只望了他一眼,便觉得气血翻滚,掀过头顶,口中腥甜愈浓。他扶住我的身子,我只觉得十分厌恶,用力推开他,跌坐在地上,“哇”地一声吐了血来。


我怕是第一次看到他为我着急,呼来宫中所有的太医为我诊治,太医却说我身体极虚,又怀有身孕,大人与小孩只能保一个。


万万没想到,书里才有的戏码会落到我头上,夫君拉住我的手,叫我坚持住,沈氏在一旁抹泪,我别过脸去实在不愿意再看到她。


玉书说这叫吃醋。


我也终于吃了一会醋,毕竟我是很小气的,脾气也不好。


太医进进出出,我穿过人影看到最远处站了一个白衣人,青面獠牙手持长戈,我惊呼道:日游神?


他抬手念了个诀提我的魂魄出肉体,我飘飘然至宫殿画粱之上问道:“我这会儿阳寿尽了?”


日游神不可置否,“阎王叫我来接你?”


就要分别,我也不知是悲是喜,木然点头,道:“那走吧。”


日游神似乎比我还不舍,道:“你就舍得?”


我又反问,“为何不舍得?”


日游神却没有被我反问住,他道:“你知道那日多喝了一万还魂汤,我为何如此着急?”


他说:“因为另一碗是孟婆汤,他不光将你与沈珍珠和李俶的纠葛抹的干净,还抹平你七情六欲中的爱与痴......所以....”


我恍然大悟了,所以我面对杨家灭门,丝毫不伤心,面对夫君独宠他人,丝毫不在意,原来我早已不会爱家人,爱丈夫,对世间万事也没了痴念。


原来,原来,怪不得那日日游神说这都是命。


可就算我忘了要去爱李俶,却仍旧记得要帮他登上帝位,重整河山。前半生求而不得,后半生无欲无求,到头来我也真是一无所有。


此时,床榻之前的李俶握紧我的手,眼中竟有泪水,哽咽道:“屏儿,如今国泰民安,河清海晏,你怎忍心丢下我,独自先走。”


我听得这句话,不知怎地,鼻头一热,眼角居然生出一颗泪来,日游神见状说:“阎王吩咐了,你助帝王有功,可以帮你恢复七情六欲....”


我摸了摸眼角,揩下那滴泪水,无力摆摆手,“我之前钟情于他,似乎也给他带来了许多烦恼,我也很不愉快。如今我要走了,也该他常常这般滋味,从此以后,我欠他的,他欠我的,都还清了。”


日游神道:“慢着,托你这一世的功劳,你们还有一世因缘的...”


我飘出宫殿,立于园中那颗楠树顶端,地下里里外外跪了一大帮人,皆是为我哭泣,我叹了口气,道:“我与他纠缠两世,已经筋疲力竭,若有来生,不见也罢。”




史官称:崔贵妃难产死去,留有一女,代宗悲痛万分,只能寄情于女儿身上。那升平公主其貌肖母,其性肖父,深得代宗喜爱,册封为齐国昭懿公主,下嫁郭子仪四子郭暧,有醉打金枝的故事流传于世,便都是后话了。


-------------------全文完----------------------